直至月亮吞噬故乡(福华/华福/短篇)

这个故事是两年前写的(2014年)的,当时的文名字还叫全蚀,现在相当于不过是修改一下再重贴一遍——sherlock和john的。当时相当迷他俩,有时觉得他们近乎于孤独的活着,又看了绕晕人的百年孤独——于是有了这篇文。写的有点晦涩和扯淡。可以随便看看。

时至如今,我仍深刻明白,他们只属于彼此。


(1)

多年以后,john再想起过去,便想起夏日里肃穆的气息如同游魂在空中游荡,不知名的火车带来热带的香蕉与橡胶,中国的丝绸和熏香,给予这个小镇上好奇的居民无尽的感叹和仰望,来来往往的各种肤色的人挤满小镇,无人知他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,只知道绿皮火车上他们一涌而下,带着外来者的眼光审视这个未被发掘的,带着孤独与死亡气息的小镇。

上帝如此安静的安排一切,不发一言。这个世界无人明白也无人能描述,因为无人知上帝的思想。它们精深奥妙,被记载在古老的羊皮纸上,顺着太阳的光线一点点消逝,在某个开着玫瑰的下午随风飘起,将人类的一切和世界的一切悄然隐秘。因此john听到sherlock对世界的描述时大吃一惊,在微妙的清晨中他看着眼前瘦弱的青年侃侃而谈,风中的沙尘席卷而起,而背后的书架上书籍凌乱,太阳徐徐升起,将昨夜的最后一丝凉意披在天空上,sherlock向他描述世界各地的故事与传奇,犹如他在那些地方生长与死去。

sherlock眼睛流离在一个黑人身上,对他说道:“他来自非洲,乘着某艘充满奴隶的大船,被穷苦所逼迫,他是独子,心高气傲,他的亲人及其疼爱他,然而他们已经离世,因此他孤苦伶仃。”世界在john面前意志巨大,飘散分离,他听着sherlock说着不可思议的话,由衷感叹。他想弄懂世界的每分每毫,他曾去书店疯狂搜寻,然而所找到的不过是布满灰尘的地图,墨迹斑斑,蚂蚁在地图上任意横行,从一个国家爬进另一个国家,仿佛它们只隔数尺一步即到。这些对john的研究毫无帮助,于是他在深夜里扫兴而归,将梦中铺满天地的蓝色海水和碧绿的枝叶收敛干净。


“你看,john,他抬头挺胸,一脸傲气,却身无长物。他的脖子上带着金项链,那东西价值不菲,可他看起来潦倒不堪,必是别人所赠,也许是家乡亲人。但既是家乡亲人,送他这种宝必是爱他之极,又怎会让他潦倒在外,可见他依靠不在,双亲已逝,才会四处漂泊。”


但john没有在听,他眺望远方物,火车到来,望着火车如同望他的一个梦,他神情庄重,低声说话,声音如此之轻以至于被风吹动,在空气中化为低语,让sherlock以为是错觉:“sherlock,世界到底是怎样的?’

多年以前,SHERLOCK便知晓这个世界由漂流大陆组成,彼此相隔万里,连接大陆的天空一片苍茫,天空上星星与月亮如同沉浸于万丈大海,暗夜中数百万颗星星被炮火吞噬。千年以来战争不断,刀剑相结,蒸汽机哀鸣不断,玫瑰之间窃窃私语,此时微风初起,带来飞机与汽车的呢喃,图书里的故事看起来越发真实,越来越多的乘客来到这个小镇,这里与世界相连,暗夜中sherlock登上高山,看见小镇灯火通明,星星漂浮,世界如同悬空,这才觉得自己如此微小,即使今夜孤寂而死,这世界也无人关心他的命运与背后的故事。


“谁知道呢。”他转过头面向john.john看起来疑惑不解,他的眼睛里有着湛蓝光芒,那光芒强烈,那眼睛在妄想了解世界,多年后sherlock再想起,他便觉得那瞬间john的眼睛看起来野心勃勃,如同有一个上帝与他同行。

(2)

伦敦下雨乃是家常,整个伦敦被泡的半梦半醒。john站在窗边俯视街道,看到这城市滴着腐烂的气息与黄昏的光芒。他和sherlock赶上吉普赛人一班小镇开向外界的火车,他那时天真以为自己已经成功迈向世界,他依旧记得初识伦敦时的惊奇与诚惶诚恐。他来自地中海的一个小镇,然而镇里镇外相差如同百年,他曾听说关于英国的许多故事,然而此刻这些故事看来已是腐朽之极。汽车呼啸而过,永不熄灭的电灯点亮伦敦的整个黑夜,每个人看上去藏有故事心事重重,他想自己是否陷入梦境。

他与这一切格格不入,原先对世界的好奇渐渐转化为惶恐与不知所措。即使是sherlock从书中读到的一切也不过是对世界的片面之词,sherlock原先告诉他的二战原已结束多年,令人惊讶的工业文明早已尘封于历史宽阔巨大,又腐朽的棺木之中,一切沧海桑田,卓然变迁。

他向sherlock述说他的害怕,然而sherlock不发一言,sherlock仔细打量这个世界最终发现一切超出想象,他只好双手合十,紧闭双眼,用冷漠抵挡这个世界涌来的汹涌潮流。

他们住在221b,这个城市里唯一沉浸于过去的地方,它仿佛依旧掩藏在十八世纪的朦胧迷雾下,那时从东边升起的太阳照耀整个英国,马车呼啸而过。他们整日呆在屋子里,如同失去魂魄,一切不可同日而语。只有每当夜晚降临,天上的星星纷纷坠落,凄清的街道上鬼魂拥挤,他们才会舒一口气,见到他们曾经幻想过的伦敦——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——夜晚充满舞会与歌声,鬼魂们驾着马车赶去参加宴会,落下的淑女们无措叫嚣,荒诞的音乐在夜空匆匆奏起,响彻整个青蓝与金色交接的夜空。

如此情况下,john向sherlock哀求给他一个吻,他想念故乡,感觉自己已处于异界,数日来的悲哀化作对同伴的渴求,sherlock是唯一与他相连,也是与他同样命运的人,他吻着sherlock如同吻着故土,他闻到故土的气息在sherlock身上初起,却已面临衰竭,他从sherlock身上寻找慰藉,当他接近他时便仿佛回到多年以前,一切尚未开始,世界尽在眼前。

john看着sherlock站在窗边久立不言,当黄昏来临,sherlock便拿起他的小提琴协奏,那声音类似故土的叹息,太阳的光芒像是沙漠,靡丽天空将万事万物隐没其下,只闻到陈酒气息在屋中蔓延,而sherlock拉起曲子,那首歌是在小镇上听过的童谣,很多人将它唱起,那迷茫的语调仿佛在讲一个浪子的故事他去了远方,最终被外界的冰雪冻死,历史的大门为john打开,他忆起小镇上灰尘布满的图书馆,吉普赛人说过的一个又一个荒诞的预言,那时候他和sherlock彼此拥有,欢笑无数。

john颤抖着,他转向sherlock:"sherl,我们的家在哪里?”

(3)
那时John和Sherlock彼此拥有,长时间的孤独让他们渴望外面的世界,小镇里顶着幻灭气息在这个世界里生存,外来的游客惊奇打量这里,如同这里是某个千年前应被风沙吞噬的城池,或是某个幻觉构成的海市蜃楼。John向一个女客打听外界情况,时到如今,他已记不起那个女人模样,只记得她有长长棕发,她看起来极为天真,她的皮肤如同月亮。John向她问起工业文明和神话故事,她却大笑起来,而当 Sherlock说起世界大战,聊起那尘土飞扬,死气沉沉的世界,与军绿色开往大岸的坦克,黑夜之中火红色的花朵燃烧起来,将美丽的女人和小孩化为珍珠白的灵魂时,女人笑的越发乐不可支。她向他们说道,外界的一切是如此繁荣,他们所想象和听到的早已是历史,黑色的烟尘早已消失,科技文明取代手工和话语。她的描述建立起一个截然不同,令人膛目结舌的世界,那个世界充满光与热,灯红酒绿,浮华万千。女人扬起手臂,如同某个高傲的首相,说,假如你们真的那么想知道世界的一切,为何不乘上那辆吉卜赛人的火车,通向世界的轨道,见识你们所想要的呢?”


那辆绿皮火车在阳光里闪烁着,在死气沉沉的小镇里如同唯一活着的灵魂,追回着遥远的生机,无穷的欢乐,正在远去的未来。那刻John和Sherlock处于逆光中看它,像是看到一座已搭建完成的梦幻之城,它散发着海水的香气,拥有着热带雨林的绿叶,和无穷无尽令人神往的传说,它承载着萨克斯风,夜晚里女人的红唇和绅士们黑白风流的制服。


“Sherlock,我们逃吧。”那刻John心中残余的勇气被拨动,他将话说出口,他将手搭上Sherlock的手,在Sherlock的手上摸到光滑的纹路,他将头埋进Sherlock的胸间,感受着他的气息,察觉到对方沉默不言,嘴唇却吻上他的金色的头发以示默许。那刻他们心意相通,彼此决定着要闯荡这个世界。


“坐在你对面的男人是个军人,他皮肤黝黑,表情威严,脚上依旧穿着炮兵靴子,可知退伍不久。他看上去悲痛之极,这说明他失去某个挚爱。应该是妻子?他手里有个拨浪鼓,明显是买给孩子。但他身边的孩子看上去已近十八,这说明拨浪鼓是买给另一个小孩,也许不过五六岁。因此可推出他有两个小孩。”火车上Sherlock嘴唇微动,正视前方,却将周围许多人的身世娓娓道来,他神情傲慢,如同上帝。


此时火车徐徐开动,车外光线飞射而过,玻璃划过一层层白亮天空,燥热环境下John听到自己心跳如鼓。绿色植物化作星点,这眩晕下John只能看到Sherlock微笑看他。


“John。”Sherlock望向窗外,“世界近在眼前。”

那刻小镇新开玫瑰取代蜘蛛网,空气里植物散发香气,候鸟纷纷而起。John看到太阳照耀世界,红色乌云如同野兽留下潮湿水汽。而大海扑面而来,那里面有月亮,星星,与他与Sherlock所幻想的整个世界。


(4) 


夜空下鬼魂来来往往,奇妙的氛围与忧郁的欢乐如同海浪,汹涌而来。John看着那些淑女如同看着多年前开的一朵玫瑰,她们如此相似又如此不同。同样美丽同样易凋零败落,然而前者已入异界,后者则化为尘埃。

她们坐着马车向前奔去,嘴里呢喃着歌谣,她们的声音温柔而华丽,如同一场场未完的聚会与佳肴,她们神情迷茫,那首歌John觉得如此熟悉,他闭上眼靠着窗,他听到Sherlock与屋外的淑女们作出回应,Sherlock的小提琴缓缓奏起,小提琴声里有海浪与乌云,而淑女们此时向月亮奔去,马车腾空而起,过去的灵魂呼啸离开,而此刻John听到她们声音哽咽,如同哀伤:

“我再也望不见故乡

与藏匿的锋芒

我日日只能看见那银太阳

无尽大海的波浪

我被淹死 被吞噬

这大海

这世界

扼杀了我的故乡”

零刻时分John站在月光下遥望一切,他记得小镇里一切东西,潮湿的植物扑面而来,凌乱水汽缠绕纠葛,而他却无法碰触,只能站在月亮下幻想旧时模样。Sherlock从身后沉默递来咖啡,此刻他们已明白已无法回去,夜风徐徐吹来如同呢喃,命运如此清晰将一切展示开来,他们从中读不出只言片语,却已莫名知晓那古老小镇与他们的旧时光将不复再来。

因为那大海已将一切吞噬干净,那古老小镇已成为海市蜃楼与镜中之城,所谓孤独将永伴他们直至死亡。






评论(8)
热度(23)

© 江河梦里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