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阴入尘埃(王耀中心/微露中)第二节

第三十个年头里,李东西还在拉着黄包车,为一口谷物奔波着。那时候他话还不多,还没有老的彻底,也不大爱吃茶和磕唠,但那时候他的精力,已经被长长的年头磨得不剩什么了,如果说他还在生活,那已是极为尊重的说法,而李东西喜爱这种说法,虽然他没读过书,写过字,但是,生活这两个字,听起来是那么鲜活,有力,让他感受到某种力量,让他觉得他还年轻,身子骨还是壮实;他的黄包车也和他一样老了,色泽远不如他刚入行那会儿漂亮,显得破旧没有生气,但李东西对他的车感到深深的自豪,他爱着他的车,就如同它是他本身。他休息的时候,便会把他的车端端正正的摆在一旁,偶尔和它说说话,当它是活的,仿佛那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交谈。傍晚收车,他就坐在巷子口嚼他的烟草,和他的车一块静静呆着,琢磨着黄昏的太阳,直到天色沉了,就点灯回家。

至于王耀这年轻人是在哪个黄昏里钻出来的,他也说不清楚。

在某一日的黄昏里,他拉不到客人,年轻气盛的壮年人价要的低,又跑的虎虎生风,客人们总欢喜的上了他们的车,李东西很疲乏,将要价从两毛跌倒一毛,总算在最后关头拉到了一个女客,女客下车后,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是那么干枯,好像被抽空一样。天已经被夕阳的颜色包围了,全是大红,大金的色彩,显得那么有生机,活力,又显得那么年老,无力。晃晃悠悠的他想着,今天晚上是吃不上一口热饭了,钱挣的很少,他需要降低他自己的标准,苦难而低调的活着。他慢慢地拉着车,把它的重量幻想带最低,准备呆在巷口坐一坐,嚼一点烟草,看最后一点残阳。

巷口已经坐了一位先生,正对着太阳发呆。李东西很少称呼别人为先生,他通常叫“老爷”“客人”,在他心里——先生,是老天赐的好词,它只能称呼某种固定的人群,某种真正与众不同的人群,要知道,在这城里,人人都想发出点与众不同的声音,但是他们一板一眼的、正正经经,显得可怜又滑稽,而若有出格点的,又显得瑟瑟发抖,缺少了骨子里的底蕴。他们都不是先生,李东西对于先生,心里有主意,有自己的见解,他不会形容,但能看出来,人与人之间的不同。他的眼光是敏锐的。这一位,在他面前的一位,才该叫先生!

这人长的很好看,很舒坦,就好像生下来就这么气派。他一语不发,看到李东西过来,也只是点了点头,好像某种仪式。

李东西擦擦自己的车,不吭声的迈步过去,占了巷口的另一个仅有的空位,迎着夕阳,拍拍屁股,一咕噜坐下。他坦承心里是有些害怕的,身旁有一位气派的先生,他看起来是不愿意与别人共处的,也是不愿意和他李东西共处的。他们平时是不同的,一个可能在湖旁,西餐厅,报社;而另一个,更愿意踏步在酒馆,路上,烟店,只不过是由于夕阳这人人可以看的小东西,才不经意的凑在了一起,李东西感到不安。

但是,一看到太阳,李东西的心就落定了,一切又都变得安稳,沉静,熟悉。夕阳和昨天没什么不同,它总是散发着丝丝寒气,红的像火。

这人,到底是谁呢?李东西嘀咕着。

这也是王耀迫切要问的,我,是谁呢?

这是一段话的开头,也是一天的终结,然而王耀并不能回答。王耀可以回答很多,但是,这个问题,高深而玄妙,这个问题,使王耀仿佛跻身在黑暗里,他什么也看不清楚,只能清楚的听到他人的叫喊。

王耀有爱好,他自己是知道的,一块瓦片挤在大路上,过了把月长出青苔,王耀就将瓦片揣回去,他怜惜青苔,它能让他想想他活了多久,人的寿命太长,总使人不珍惜的感叹,岁月太长。然而,回想起来的时候,再长的岁月,也只是尘埃,哗啦啦的就不见了。

王耀有朋友,但现在他的朋友都不叫做朋友了,他的朋友,在好多年前都还在的,后来世道变更,战争与灾难一起从英军的枪里磨出嫩芽,他的朋友刚开始很镇定的,愿意和他一起留下,并认为一切没什么大不了的,互相体己道,战争如同流水,一切都会成了空际,每个人都是哲学家,躲在王耀的屋子里,愿意讨论淡泊与名利,并深刻的把玩故去的古董。三国演义里分分合合天下的故事使人如此信服和平,但是,国家危机的谣言之后随风而起,在垂死的冬季和干草被火燃烧。

“诸君!告别!”王耀的朋友们最后说道。

王耀的脾性,正是那个时候磨练出来的。他原先是任性的,任性是因为他有着孤高的品味和漂亮的皮囊,所有人都爱慕着他,他对这种爱慕不胜其烦,但同时又用一种正真真诚的姿态去结识朋友,以使自己不与他以外的世界脱节。

王耀总是那么招人喜欢,因此他不懂得珍惜,一切皆是他得来的福分,他为自己感到骄傲,自豪,但是,一切崩塌的时候,他感到不知所措,所有人原来都显得很敬爱他,但是,不过是数年的事,他们就仿佛是调转的船头,不愿意再看看他了,他是那么孤独,那么无助,这世间的一切,都对他抱有忽略的敌意,这一种活法,让他很不知所措。

他到底是谁呢?他明白哲学,明白自己的爱好,也曾有过一些朋友,甚至也读一点布尔什维主义。但是,他不明白这一点。

这让他很不痛快,很不快活,他想逃离,躲进一个小茶馆里,变成一个卖茶的,或者是一把椅子,谁也不注意他,直到有一天,他无聊而悲哀的沉眠而去,没有实体,没有精神,既不深刻也不令人厌烦。

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江河梦里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