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人类(铁虫铁/短篇/一发完)

*观影后的产物。

*他们可爱到让我难过。

*这个火车站的含义应该容易理解吧。

*他们不属于我,只属于彼此。



(托尼.斯塔克在一片纯白的地方站着,旁边的标志显示这是一个火车站。


他抬起头,看了看时钟。


在纯白的四方,有一大片原野。


彼得忽然从那片原野里钻了出来,气喘吁吁地。)


斯塔克先生,斯塔克先生,对不起,我来太晚啦!谢谢你来送我,我不是故意迟到的!呼!呼!我太累了……请让我休息一下。什么……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?其实没什么!你要听听?好吧……其实是这样的!左边,你看到那片原野了吗?就是刚刚我从那里穿过来的那片。实际上十分钟之前我就在那里啦,因为我想到斯塔克先生来送我,我就非常高兴,我想早点看到你,和你说说话,因此早早地就准备好了,从原野对面的候车站过来,背着包,拿着你给我的战衣……什么……这些都不能带到火车上?真遗憾!我要找他们投诉!

 

……啊,对不起,我说远啦,请让我回到刚才那个问题!是的,我十分钟以前从那片原野的候车站跑过来,我跑的可快啦,简直像风一样!连在我眼皮底下的原野都变成了一块一块的黄色,像美术课上的色彩块。我就这样跑着,眼看着就要跑到这里了,突然间,一块地皮吸引了我的视线,因为那里是秃的,不发亮,也没有草的香味、风掠过的沙沙声……我稍稍停下脚步一看,原来是个小女孩,她躺在原野上,看起来非常小,身高只有我的一半(对了,年龄也是!)抱着玩具熊,好像睡着了。蜘蛛侠是英雄对不对,看到落单的孩子、走失的猫咪、无助的老人,绝不能丢下不管,即使在这里也一样!于是我就跑过去,问她:你怎么啦?怎么不去火车站那里?然后她哭着告诉我,因为她的爸爸和妈妈都没有跟着她来,她不知道怎么去火车站,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她正在玩她的玩具,然后呼啦一声……她就在这里了。

 

你看,我必须帮助她!于是我就问她车班列次,她告诉了我。很不巧,她的火车承载点在最西面,因此我只能掉转头,朝西走,把她送到那里去、看着她坐上火车,没想到她刚上车,一群七八岁的孩子就认出我是蜘蛛侠!哇!Awesome!我被他们抱着,欢呼着,等到抽身准备回来时,时间已经超出你和我约定的二十分钟!我赶紧跑回来,心中想……再快一点,再快一点,要不然斯塔克先生也许就会不等我了,我的心跳都要快跳出来了,没想到真的赶上了!呼……呼……还好我见到你啦!

 

什么?你问我感觉怎么样?实际上还好,也许我是这里最好的一个!昨天晚上,我和冬兵、黑豹他们在一起(我知道他们的本名,可是这些绰号真的是太酷了!),他们看起来都很沮丧,围着火焰,望着帐篷顶,默默不语,像是生活永无止境似的,只有我最活跃,我问他们的火车号,问他们是去西站还是东站?是几点的班车?想不想来苹果派?结果到最后,没有一个人愿意理我,冬兵去睡觉了,黑豹去找他的妹妹了,剩下一个神父,和我默默相对,也许是为了防止我再问他些什么,他划着他的十字架,问我:到了最后关头,有没有什么想要对上帝检讨?我想了想,有很多!于是就一笼子给他倒了出来!


我可干了太多坏事啦!比如之前破坏了梅姨的约会,比如我在我哥们儿家寄住时,我半夜发饿,于是偷吃了他的饼干,还对他说是我梦游时干的!我说了太多太多,以至于半个小时后他都不耐烦了,他头上冒着汗,把我撵出了帐篷,说我对上帝不诚心。那么无聊的夜,我只能一个人坐在原野的边缘处打喷嚏……不过,说真的,星星很美,我从来没在皇后区见过这么美的星星……它们又大又亮,好像什么白色的火焰,在河水里燃烧着,啊,斯塔克先生,要是还有机会的话,我真想倒流时光,也让你看看,你一定会喜欢的!我知道!这么漂亮的星星!

 

我就这样看着,忽然之间,我又想起来一件我做过的坏事,但却忘记告诉神父啦……我后悔极了,可是这时候神父早就不想理我了,于是这件坏事留在我心里,就像一个蜂巢一样鸣叫着,嗡嗡嗡的,吵了我很久,让我坐立不安。看到你我就想起来了,虽然我没法再告诉神父这件坏事了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!什么?你说你不要听?你又不是神父,也不是上帝?可是!可是!你听我说斯塔克先生,让我说吧好不好?因为这件坏事是关于您的。如果我没法告诉上帝我干的这件坏事的话,至少我可以告诉你本人,这样我的罪孽就会减轻好多啦!请给我这个机会吧?不,不是偷吃了你的甜甜圈,也不是把你的盔甲拿出去玩还弄坏了……好吧,我承认,就那么一次过……请听我说好吗?

 

那是在夏天,我想,夏天,那该就是在不久以前吧。这样说,那件坏事还没有隔多远,真希望你能原谅我。当时我正在你的公司实习,用你的器材做实验,对,就是那天?你记得?是吗?我打破了你价值三千万元的基因库?真对不起!我不知道!我以为那就是个什么普通杯子呢?哇,现在我的罪恶又多添了一件。


……好的,我继续说,那个夏天的某一个晚上,我做完了实验,然后你说我做的不错,带我去吃饭——我们就去了个宴会,你说是你最讨厌的人办的,因此带我去多吃点他宴会上的东西,让他价值千万的财产损失一点。总之,我们就去了。那是个富丽堂皇,天花板很高的地方,从客厅这头,到两百米外的门的这头,全部摆着吃的……我可惊呆了,挑的眼花缭乱后,终于决挑了我最喜欢的三明治蘸着樱桃酱吃。然后呢,你站在我的旁边,陪我一起吃,给我加樱桃酱、苹果酱、辣椒酱。你正乐此不疲地加到一半时,一个女士突然从旁边的人群里溜了出来,像幽灵似的,吓了我一跳!这么说不公平,因为她非常美,像夏威夷那面的女孩,身上的短裙也很美,就像那句菲茨杰拉德的诗……是什么呢?我也忘啦?总之不重要!我文学不太好。


她钻了出来后,就开始拉着你说话,说个没完,边说手边伸出来,在你的右臂上点呀点,害的你给我加樱桃酱的左手偶尔被她的手晃动,我的樱桃酱就落在了地上……那个时候,我感到非常不开心,我的食物被浪费了,皇后区的蜘蛛侠也需要节省粮食!你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个人、多少只猫咪吃不起饭吗?啊,为了不让我自己更生气,我就咬着面包走开了,我不想和这样一个女孩儿说话……我换了一个地方,一个很少人流的地方,那里放着很多吃的,火鸡什么的,我就停在那里咬面包。在那里,我刚刚好能看到你和她。你背对着我,她面向着我,她边笑边说话,手偶尔触碰你,斯塔克先生。我的心情开始变得更糟糕了,我开始讨厌夏威夷了,也讨厌夏威夷的歌曲,还有菠萝、菠萝罐头……甚至我开始讨厌我嘴里黏黏糊糊的樱桃酱,它是酸涩的、人工的,在它的甜味下,我的舌头甚至可以尝到它被放的货车后箱里的灰尘味,它一定被香烟还有苍蝇打扰过,因此才能毫无损伤地被放在这里,任人品尝,这不是好的樱桃酱!我就知道——你叫我说重点?我做的坏事是什么?等等,斯塔克先生,我马上就要讲到了,听我说下去。

 

我们继续说——那天晚上……你载我回实验室,你说,睡衣男孩,宴会怎么样?我说:我不喜欢这里。你说,巧了,我也是。看来那些流行文化没有让你失去最基本的判断力。你边说边把我赶进实验室,又说,晚上你呆在那种地方,肯定没吃饱,我叫星期五给你点了汉堡,你等会记得开门接收。边说你边打着哈欠,走到实验室外的一个宽敞的沙发上,躺下来睡觉。当时你的说法是怕我把器材打坏。虽然我不喜欢你拿我当小孩子看,可是你在那里陪着我,我还是很开心的。因为你知道……夜晚……可能有怪物什么的……我是说闪灵之类的,安娜贝尔也有可能,我有点怕,但你在我就不怕了。我就那样做实验,做了好久,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等抬起头来时,汉堡已经在门口放的冷了。我坐下来,吸溜吸溜地把可乐喝完,把汉堡吃完,垃圾全部丢进垃圾桶里,然后准备回到实验室里继续做实验,正走到门口,我发现躺在沙发上的你已经睡着啦!斯塔克先生!我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睡着,有点好奇,就走过去看……你真是睡得很熟,就算我走到了您旁边,您也一点也没醒。

 

我看着你,忽然就想起了那个夏威夷女孩儿,对,戳你的那个,把我的樱桃酱弄掉在地上还毫无歉意的那个。我想起了她的动作——戳了你一下。不知怎的,我心底的不高兴又起来了,我想,她真是太不礼貌了,怎么能戳人呢?戳你有这么好玩吗?边想着我边试着戳了你一下——果然,我觉得没什么好的,斯塔克先生的皮肤和其他人一样,皮肤白色的,有点汗毛,暖乎乎的,在夜晚温度会降低,那个夏威夷女孩儿一定没认真学过生物学。我正在这样想时,呼啦一声,你突然就睁开了眼睛。我没想到,我走过来时发出那么大噪音时你没醒,但是这个时候你却醒了过来,你一下睁开了眼睛,像沉睡的有大大眼睛的巨龙一样,叮咚一声看着我,说:睡衣男孩,你在学彼得潘探险吗?我这下可窘啦,完全不知道怎么办。我说:斯塔克先生、斯塔克先生、斯塔克先生……好像碟片放映到一半卡住了。

 

但是幸好你没有计较,斯塔克先生,我到现在都记得你说的话,你说:实验做的怎么样了?没有事就睡觉。边说边腾了一个位置给我。沙发不大,但刚刚能容下我们两个人。你空出了那个你睡过的位置,让我睡上去,就像巨龙给同伴分享宝藏一样。我可真是……正好我有点困了,于是我说:好吧,我来啦!我边说 边跳上去,想道:我这个十六岁的怪怪高中生总算也有人收留啦!什么?你说这个和我做的坏事有什么关系?你觉得这些事情都不算坏事?不,不,斯塔克先生,听我说……听我说。我的坏事这时才刚刚开始呢!

 

是的,那天晚上,我和你睡在一起,两个人,肩并着肩,玻璃窗外的月亮像个银色机器,又大又圆,在天空花园中运转着。室内很安静,有滋滋的机器运转声,星期五检查各项设备的声音,还有冰箱没被关好,漏出冷气的声音。这些声音像气流一样在空中旋转着,像交响曲似的,吱嘎吱嘎,伴我入眠……可是不知怎的,我就是睡不着,明明我很困,可是眼睛睁大,望着碳滑板,望着地下的旋涡似的花纹,一点睡意也没有……我仔细聆听着,哇,静处是你呼吸的声音。我想起来打游戏,想要跑步,想要吃甜甜圈,总之,不想睡觉,可是你已经睡着了,我不能吵醒你。于是我没有办法了,只能眯起眼睛,鼓起嘴巴变做青蛙,叹气、转头,无所事事地假装睡觉。正在这时,你发出了一声咳嗽,很短促的,很快又恢复了很平稳的呼吸。我转过头去——现在你是我身边唯一一个生命体,看你总比看地下强。我眨着眼睛,看着你,发现你的脸上被涂上了月亮银色的斑纹。哇——我觉得太惊奇了,于是伸出手去碰了碰。银色的皮肤——这让我像那个大惊小怪的夏威夷女孩似的。然后,当我在碰你时、打量你时,我忽然觉得有点困了,就扭过头去睡觉了。可是,我刚一碰到沙发头,困意又慢慢消失,那些微不足道的声音又开始变得嘈杂。

 

真难以忍受啊。我想,叹了口气,面向你。又开始打量你本人,接着又开始困,然后转过头去,准备睡觉,然后再次睡不着……几次以后,我发现了,好像要碰碰你,或者靠着你,我才能睡着……我知道,这样听起来不正常,好像小狗啊之类的。可是当时我也很无奈。我想,怎么会这样呢?我也没有办法了,只能决定,那就这样做吧!斯塔克先生,请原谅我!于是为了睡觉,我就把头轻轻地靠在你背上。什么?斯塔克先生,你说我什么?Litte kid?为什么要这样说?我才不是litte kid!这点小事就像草莓酱一样不重要?才不是!斯塔克先生!我向你坦承,我做过更坏的事情!我马上向你坦白。

 

把头偷偷靠到你的背后,我的确开始困了,想要睡觉,可是,我还是睡不着。我觉得,就像日本那部叫龙猫的动画片一样,主角应该躺在龙猫肚子上一样,偷偷靠在你背上是不够的,我还差点决定性的让我睡觉的因素(不,我不是说你的肚子大,你还可以和我一样,吃很多甜甜圈……)因此我苦恼地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,我终于发现了那个因素。是的,这就是我做的的坏事。那天晚上,入眠之前,我,彼得,悄悄地牵住了您的一根小拇指,我发现小拇指就是那个决定性的因素。抓住那根小拇指之前,我很怕你会醒来说我,睡衣男孩什么的,可是我顾不着啦,我太想睡觉了。于是我只能做一回窃贼,心扑通扑通,扑通扑通,悄悄用手指牵住你的小拇指的指甲盖,还有一点点皮肤。哇,然后在我抓住后,就像芒果成熟了,我的睡眠桥无声音地搭在我面前,我被幸福包围了,周围是你、电影、甜甜圈,哗啦一声,我沉入了睡眠的海底。

 

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斯塔克先生?你是生气了吗?什么,你没有?那你为什么不说话?你原谅我?你从来不生我的气?那让我抱一下好吗?哇?真的?呼呼,斯塔克先生,你抱起来真暖和,不像我,现在身体很冷……真温暖。好了。现在我已经抱过你了,您能再抱抱我吗?我想你再来抱抱我。哇——awesome!您真的愿意!谢谢你!谢谢你——我的意思是,斯塔克先生,我真高兴。请就这样抱着我好吗?在火车来临之前,没有几分钟了,我看,还有十分钟不到,请就这样抱着我直到我上车的时刻来临吧。因为这样很温暖,而且现在我脸红了,耳朵红了,我希望你看不到,最好不要看到,真丢脸,我都十六岁了!可是我什么还是这样无法抑制住脸部表情呢?青春期都是这样的吗?

 

斯塔克先生,既然你不生气,那我还是全部坦白吧。其实除开这件事,我还做过一件更坏的事。趁你现在看不到我,我也看不到你的表情,我还是早点交代吧,这样我就全身轻松啦!这坏事是在我靠你后背睡觉后的第二天做的。那天早上,我醒的比你早,我看着你没有醒来,赶紧把手放开啦,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一切都很好。然后我继续去做实验,等到我再抬头时,您已经离开了,只留下您的战斗盔甲,您好像要维修它,所以把它留在那里。然后呢,我抬起头看着它。朝日刚初升、天气晴朗,光非常亮,照在它的盔甲上,像夜晚汽车的车灯、从布鲁克林的湖面上掠过去的直升机的灯光。我看着它,然后想起无数次,你穿着那件盔甲,和我肩并肩,坐在阳台上、电梯上、我们学校的顶楼聊天、一起战斗的情景。我想啊想,觉得那像故事似的,一点也不属于我,虚幻的、不真实的,就像我成为超级英雄这件事、我满十六岁这件事。这多么神奇啊!然后不知怎的,鬼使神差地,我看着那个盔甲,一种温柔的像是樱桃的味道迷惑了我,我踮起脚尖,吻了它一下——我发誓,只有一下,斯塔克先生,没有两下,也没有第三下,只有第一下——

 

对不起……斯塔克先生——呼……呼……什么,你还是没有生气?而且你知道我在说什么?而且你还愿意抱着我?我太幸福啦——等等,我看到火车的影子了,它越来越近了,我想它现在距离我们就几百米,它马上就要停下来了。谢谢你,你不仅不生气,还这样抱着我,还愿意在这里送别,太好了!只可惜他们不准带你给我做的战衣。他们说,那里不需要那个。就是这么说的。有点凶,但是我想我能接受。

 

斯塔克先生,我现在已经忏悔完了,我不知道说什么了,为了不让你对我的送别不无聊,这样吧,我给你说个梦。其实很久之前,也没有很久,春天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,我做了个梦,我梦到你和我去旅行,去南美洲还是哪里,我背着皇后区的地图,你拿着复仇者联盟战略规划图,然后我们在智利的街头迷路啦,找不到路,被河流冲击着,天上下着雨,我们淋着雨,哗啦啦,这个地方是热带雨林。就在这时,你对我说,抓住我的手,别放开,我们去任何地方。然后我就抓住了你的手。哗啦啦,在雨里,我们朝前走。我现在也觉得那是好梦,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好的梦。你和我,还有整个世界……我之前想告诉你,可是总是会忘记,还有点怕你说我是little kid,现在好啦,我总算说出来了。

 

斯塔克先生……斯塔克先生?你怎么不说话了?什么?你问我还要说什么别的?而不是这些?……斯塔克先生,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可是我没有什么其他的好讲了。你知道,我不想在这种时刻让你为我哭泣。对了,有一件事,我希望你照顾好我的梅姨。我希望她不要为我而哭,不要为我的旅行而哭。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哭,也不希望其他的人为我哭——我不希望任何人的眼泪……特别是你。


是的,之前我在那颗星球上,曾对你哭着,说不要走……刚开始我也很难过,我想,我就要消失在银河里了,事情怎么会这样呢?蜘蛛侠在银河系里居然消失了?这个事是怎么成这样的?我不想搭上火车去某个地方,即使那个地方很好,即使许多人和我一路,我想留下来,待在银河、飞船、地球、漂流的星系里,为很多事苦恼,比如牵不牵你的手指,吻了你的盔甲后你生气了怎么办……啊,我梦想这些小事,你知道吗斯塔克先生?所有的小事……我热爱皇后区,热爱布鲁克林。可是在这里等待火车时,我渐渐想通啦,如果不是我,也会是别人,如果不是彼得,那可能是某个街道才九岁的孩子,他们在皇后区长大,最喜欢的英雄是awsomeeee的蜘蛛侠!那不如是我好了!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我永远记得这句话,斯塔克先生!不是我也会是别人,而我是蜘蛛侠,蜘蛛侠就得学会帮助别人,这是我的命运,我自己要走的命运。


好了!斯塔克先生,我们最后抱一下吧,车越来越近了,我该准备上车了…。在这之前,我想请求你一件事。请答应我好吗?那就是,请你不要忘记我。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,绝对、永远、一定。就算这火车在银河里漂流、穿过峡谷、穿过死星、异形之地,所有我喜欢的地方,还提供甜甜圈、饼干、菠萝罐头、霍金、爱因斯坦、流行文化,一切的一切。可是,我发誓,我永远不会忘记你,就像邦妮·帕克不会忘记克莱德·巴罗郎,我会永永远远地想念你!

 

 (托尼.斯塔克站在原地。彼得朝火车走去,他跳上了火车,在火车里走来走去,最终选择了靠窗边的位置,他朝托尼.斯塔克招了招手。火车在原地停留了五分钟。陆陆续续地有人从原野里钻了出来,进入这辆火车。

 

五分钟后,火车慢慢启动,冒出蒸汽,吹起原野的风,发出鸣叫声。彼得望了托尼.斯塔克一眼。眨了眨眼睛,非常快乐地笑着说。

 

再见啦!

 

火车朝前驶去,带起一阵草动的响声。

 

托尼.斯塔克站在原地凝视着,他没有离开,而是蹲下身去,轻轻敲了敲地板。

 

咚。

 

咚。

 

咚。

 

他想,当彼得乘坐的火车敲响天堂大门时,那声音大概就是这样。)


——END——

评论(12)
热度(189)

© 江河梦里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