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柔的假面

*占tag抱歉


其实现在再说这件事,像是在坐过山车的一个月后,一个人才反应过来当时之眩晕、颠簸,但是我毕竟坐过过山车,即使感觉有夸大,但相信我,我说的没有任何虚假之处。


id为“粉胡子”的虫铁圈太太,从她开号开始,她抄了,或者可以说是借鉴了我的很多虫铁文,还有我的其他东西。


其实这件事发生在五月中,也就是四个月以前。我当时曾未指名道姓地点过她。她于当天晚上向我道歉。(点这个可看)


这是当天的截图。我想,在我未指名道姓,也没有打任何tag,她也没关注我的情况下,她能快速地反应过来,在发文不到几小时后向我道歉,应该能说明她的的确确,是抄袭(或者说是借鉴)了我吧。...


关于模仿

也是和私信有关的事儿,我想就在这里说了。实际上,这个问题没那么轻松。是这样的,我接到了个姑娘的私信,她问我是不是开了一个写虫铁的小号,她觉得那账号上写的虫铁的文风和我非常相似,甚至里面有些意象和元素都和我完全重合,然后给了我博客地址。当然,那不是我,我只有一个写文的lofter号。我看了那个博客,也看了那个博客的虫铁文,我觉得非常遗憾,因此想在这里说一些话,和大家,和我自己。假如那个博主也在的话,也请你看看吧。


首先说一句,我不想把这定为“抄袭”。相比抄袭,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因为有人不知如何前进而选择我的文风、我的故事,也许是因为被我拙劣的文章里的某些东西打动,也许是因为感同身...

一件小事

因为有姑娘私信问我,所以我在这里说一下,微博上的“江河梦里人”不是我,我的微博账号不叫这个名字。至于叫什么我也觉得不重要(捂嘴不说),要是喜欢我的同人文的话,没必要去关注我的社交账号,看lofter就ok啦——我们热爱同一件事,因为它在这里汇聚,这就像一场宴会。但其余的时候,我们需要回到各自的生活,各自前行。最重要的是,在这场宴会里,重要的并不是“我”,而是我们热爱的东西。要是以后在路上偶然相遇的话,凭着喜爱的东西相互认出是很好,但没必要一定要去知晓我。就是这样啦!祝你们天天开心!

飞船舱流浪一日事记(虫铁虫/HE/一发完)

*这里的故事发生在小虫、托尼和奇异博士在去灭霸的母星的旅途中,也就是说在那艘被他们劫持的飞船上。我蛮想写写他们三个人在船里是什么场景的(还有斗篷!)

*补充:小虫是和哈皮去的德国,但是我私设改成托尼和他一起去的啦!

*托尼和小虫不属于我,他们只属于彼此。

*本来是想写成几千字小甜饼,但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写成了一万五。

*大家看的愉快!


(You don't have to say I love you to say I love you)


“你现在是复仇者联盟成员了。”


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?复仇者联盟成员?这是梦吗?一场美梦?彼得.帕克深呼吸一口气,...

作为人类(铁虫铁/短篇/一发完)

*观影后的产物。

*他们可爱到让我难过。

*这个火车站的含义应该容易理解吧。

*他们不属于我,只属于彼此。


(托尼.斯塔克在一片纯白的地方站着,旁边的标志显示这是一个火车站。


他抬起头,看了看时钟。


在纯白的四方,有一大片原野。


彼得忽然从那片原野里钻了出来,气喘吁吁地。)


斯塔克先生,斯塔克先生,对不起,我来太晚啦!谢谢你来送我,我不是故意迟到的!呼!呼!我太累了……请让我休息一下。什么……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?其实没什么!你要听听?好吧……其实是这样的!左边,你看到那片原野了吗?就是刚刚我从那里穿过来的那片。实际上十分钟之前我就在那里啦,因为我想到斯塔...

莉莉和我将在明日离开

在比现在还要年轻两岁时候写的(当然我现在也很年轻……),当时执着于一个谜题,现在想想那个谜题对我来说也是无解,正如王小波所说的,“长安城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”,我不再需要那个答案,其他的苦恼已经包裹住了我。在两年前,唯一的困惑就是如何找到生活,现在的困惑却更宽广。如今再看这篇文,它幼稚,形容词过多,急于想述说自己的惶恐。但我也不想改了,因为它代表着我的一个阶段,任何对这个阶段的篡改都是赤裸裸的谋杀。


这文存在电脑里两年,实在不知道给谁看,想了想还是放博客上,这样以后就算电脑坏了也不必担心。


请不想看的各位跳过,我就是存个档嘿嘿嘿(抱歉啦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...

首页还有没看到的吗!这真的是我心目中最德哈的德哈了

松饼熊吉:

哈哈终于赶在今天画完了~祝大家新的一年也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~~❤


今夜我们来谈谈……cyberpunk!

*很抱歉不是同人更新,之后我会动起来的!

*这篇是很正经的cyberpunk介绍和科普帖,所以可能会有点枯燥。

*假如您偶然在微博上看过一篇标题不一样内容却一样的文章,不要怀疑,那就是我发的……

*我开始啦!


假如你看了《银翼杀手2049》,对其风格和设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想要继续了解下去——看更多诸如此类风格的电影,却不知道这样一种浑厚、多雨、潮湿,华丽和颓废共在、坚硬大厦和贫民窟并存的奇形怪状的电影算在什么类别里,那么,也许我们的谈话能带给你些什么——


《银翼杀手2049》是为1982年上映的《银翼杀手》的续作,它沿着《银翼杀手》的脉络下去,讲述了《银翼杀手》30年后的故...

他们终将到达死星(虫铁虫/一发完/HE)

*计划8k字左右,结果蹦到1.5w,也很迷

*我真的——超爱他两了——两个人简直可以组个“全世界我最可爱”组合出道了。


(……cause we are young and we’re ashamed)


一颗火星升起,另一颗火星熄灭。这不是发呆的好时候,皇后区需要他,纽约需要他,霓虹灯下不知有多少犯罪。不要发呆,不要莫名其妙地感伤,感伤不是彼得该有的情绪。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彼得对自己说,又一遍。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他关掉手机,上面斯塔克先生的短信使手机右上角的提示光辉一闪一闪。彼得低下头,看见左下角窗口火星灼烧——有人在吸烟还是什么?这可不好。凯伦,帮我查查那是什么?什么?未...

关于……

坦诚说写同人写了这么一段时间,我自己最喜欢的一篇还是那篇很早写的十八岁没人认真。那篇文各个方面缺陷都很大,但是我很喜欢,非常喜欢,就算以后不再写同人了但看到了也还是会喜欢的那种。它对我而言,已不是一篇讲人与人的文,它对我来说是我心里的某些声音,我在小虫身上听到了那巨大的洪流,他让我头次触碰到了某些东西,我无从选择,只能写出来。其他的文都是他们了(包括后来再次写的虫铁的爱很怪,我当然爱他们,这点不用说),但只有十八岁没人认真,它即是他们,又是"我"。而那种感觉只会存在一次,一次以后就会消失不见,我抓住了,然后它不见了。仅仅如此。我现在知道我失去了,因此我缅怀,那种以为自己将要...

© 江河梦里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